本章内容为《无限尾行》第五十六章:新世界大结局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ag在线试玩|开户网
混混ag在线试玩|开户网 ag游戏|官方 玄幻ag在线试玩|开户 武侠ag在线试玩|开户 综合其它 总裁ag在线试玩|开户 灵异ag在线试玩|开户 耽美ag在线试玩|开户 科幻ag在线试玩|开户 乡村ag在线试玩|开户 网游ag在线试玩|开户 仙侠ag在线试玩|开户 竞技ag在线试玩|开户 热门ag在线试玩|开户 重返乐园
ag在线试玩|开户排行榜 都市ag在线试玩|开户 言情ag在线试玩|开户 穿越ag在线试玩|开户 同人ag在线试玩|开户 重生ag在线试玩|开户 历史ag在线试玩|开户 军事ag在线试玩|开户 官场ag在线试玩|开户 经典名着 短篇文学 校园ag在线试玩|开户 推理ag在线试玩|开户 全本ag在线试玩|开户 畸爱博士
好看的ag在线试玩|开户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ag在线试玩|开户网 > 热门ag在线试玩|开户 > 无限尾行? 作者:hiapm60 书号:49238? 时间:2019-10-2? 字数:13649?
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新世界(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孙静怡在站在门前,几次想要扣门却又下不了决心。

  上次邢副院长来她们班视察,多少透出了一些信息。孙静怡不是傻子,她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所有明面上的好处私底下都是有付出的。爱心医院也是一样,如此的高福利低要求,必然伴随着非常残酷的竞争。具体要竞争什么,她多少也猜得到。

  不愿意付出的已经离开,孙静怡选择留下当然是可以接受付出这样的代价。不过愿意付出的代价的女孩可不是她一个,孙静怡虽然漂亮,却也知道这里不是自己使小子撒野的地方。既然下定决心就要努力争取,孙静怡红着脸从韩老师那里打听到邢副院长的住处,然后装模作样拿了几个有关女生殖器官的题来找邢副院长“私下指导”

  终于还是要跨出这一步的,孙静怡咬了咬牙取出镜子,做了一个她自认为最妩媚的笑容,然后敲了敲门。

  门后一阵急促的拖鞋声,孙静怡心脏都紧张的砰砰跳了起来。

  “是你!”孙静怡惊讶的叫出声,开门的竟然是一个穿着粉红色睡衣的女孩,她虽然叫不出这个女孩的名字,却知道她是隔壁美班的。她穿成这样待在邢副院长家里,干什么不言自明。

  “进来吧。”粉红睡衣女孩似乎并不意外在这里看到孙静怡。她从旁边鞋架上拿了双拖鞋放在地上,不冷不热的招呼孙静怡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多心,孙静怡好像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的敌意和警惕。

  “看来我还是太啊…”孙静怡苦笑一声,自己还在那儿纠结,别人早已经捷足先登了。

  “谁啊?”里边传来邢伟的声音。

  “隔壁班的同学。”粉红色睡衣女孩应了一声。

  孙静怡换好鞋进屋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捷足先登的不止一个,而是三个人。除了刚才美班的那个之外,还有两个不算太的面孔。一个好像是长腿班的,还有一个应该是丰班的,都是顶个顶的美女。孙静怡横向比较了一下心里稍安,自己的颜值虽然不突出却也没拖后腿,剩下的就是各凭本事了。

  “是小孙啊!”邢伟对这个被自己口爆过一次的女孩很有好感,看到她主动送上门心里很高兴。

  “外面的衣服灰大,里边屋子有睡衣,你去选一件换上吧。”邢伟四人正围在一起打牌,就没起身招呼她。让孙静怡有些尴尬的是,邢伟甚至没有问她的来意,仿佛他心里早就知道了一般。

  “也是,都到了这一步。”孙静怡心里自嘲一笑,便听话的去了里屋。

  孙静怡下自己的衣服,望着镜子里黑色镂空的感内衣,摆了个自信的手势,然后选了件米黄的睡衣套在外面。

  既然是来勾引男人的,孙静怡又怎么会不做准备。这件名牌感内衣还是男朋友王浩花大价钱托朋友从国外买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无论设计还是做工都是一等一的好。王浩软磨硬泡让她穿给自己看她都没有同意,最后才松口说如果他能经得住考验的话,明年生日的时候会穿给他看。孙静怡还是处女,第一次怎么说也得慎重些。今天来之前她还犹豫了半天,按照她的打算,今天只是跟邢副院长打好关系,多半是用不上的,后来想着有可能得出点血让男人揩点油,这才咬了咬牙穿上了。

  不过现在孙静怡心里只有庆幸,幸好早有准备,不然还真被外面那三个绿茶婊给比下去了!孙静怡准备等会儿找机会把睡衣了,好好给这些不知廉的女人开开眼。

  孙静怡反复在镜子前确认自己穿戴好了之后,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走出来。

  看到孙静怡出来,邢伟站起来让出位置。

  “她们打牌刚好三缺一,我也不会玩便在这儿凑数,你来了正好替我。”邢伟不由分说把她按在桌子前,然后自顾自的去拿了几个高脚杯和一瓶红酒过来。

  “你们都是我的好学生,医院未来的好护士。我这里刚好有两瓶珍藏已久的82年拉菲给大家尝尝。”几个女孩一听眼睛都亮了。她们能被高薪工作吸引便可以知道肯定不是生在什么大富之家,可是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除了自身素质过硬外当然也少不了花钱,奢侈品包包化妆品也是能拿出几个的。说这么多主要是想说明女孩们还没有土包子到没听过82年拉菲的名头,却当然没有足够的资历品鉴这酒到底是真是假。

  邢伟这酒当然是假的,不过也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好酒。邢伟特意选了个度数比较高的红酒灌在了拉菲的瓶子里,就是为了足女孩的虚荣心。

  接下来便是吹嘘的时间,邢伟半真半假的讲了讲自己给省委书记看病的事情,这两瓶酒当然是书记为了感谢自己妙手回的礼物。听得几个女孩神目眩,幻想着自己将来也能搭上省里市里大员然后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情景。

  喝了点酒,气氛逐渐变得有些火热。女孩们漫不经心的着麻将,心里都在盘算着怎么勾引邢伟,打的一点情都没有。

  “胡了胡了!”邢伟指了指孙静怡的牌大声叫道。

  “哦,还真是啊!”孙静怡脸红道。她根本就没有认真打,连胡牌了都没发现,要不是邢伟提醒肯定就混过去了。

  “我说你们几个打牌也太不上心了,这样下去可不行。不如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点炮算输,自摸赢三家。”邢伟灵机一动建议到。

  这个主意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相应,几个女孩的热情一下子被点燃了!真心话大冒险什么的,最能把话题往情方向引了!

  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起来,邢伟心里暗笑,他就是想让这些女孩产生竞争,这样他才好渔翁得利!

  第一把下来穿蓝色睡衣的丰班女孩自摸了,她得意的把牌推到然后挥了挥小拳头。

  “姗姗赢三家啊!厉害厉害!”邢伟赞叹道。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这个叫姗姗的女孩问。

  其他三个女孩互相看了看,都选择了真心话。

  “你们和几个人发生过关系?”丰姗姗上来就是劲爆的问题。她很巧妙的问了几人而不是有没有,就是想要让绿茶婊现出原形。她是个处女,当然要在这个问题上凸显自己的纯洁。

  “两个。”“一个。”“零个。”三个答案都不一样。三个女人都把眼睛看向了孙静怡,因为她居然还是个处女!当然,其他两个女人想的是“这个臭婊子该不是说的假话吧!”而丰姗姗的想法则是“难道这是个劲敌?”

  邢伟很高兴游戏正在往自己期望的方向发展,殷勤的帮女孩们把空杯子都上。

  第二次却是粉红色睡衣的美女孩胡牌,点炮的却是穿白色睡衣的长腿女孩。

  “盼盼赢了,小美你选什么?”女孩们已经和邢伟混,邢伟便直接叫小名了。

  长腿小美狠狠的瞪了盼盼一眼,选择了大冒险。

  “把衣服都光!”盼盼不怀好意的说。

  小美出难,她是来勾引邢伟的,可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哪里拉的下脸。邢伟心里暗笑,却知道不可之过急,女孩们还不够醉,气氛也不够High,可不能把她吓跑了。

  “这个要求有点过分啊…”邢伟说。

  “大冒险嘛,不过分有什么意思。”美盼盼说的也有道理,其他两个女孩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不如这样,无论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被惩罚者都有权利拒绝!不过每次拒绝都必须一件衣服!你们看怎么样?”邢伟建议。

  其他两个女孩想了想,虽然现在是看好戏,但难免一会儿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个建议不错,起码给了自己缓冲的余地。

  全部光显然比不上只一件,长腿小美当然选择一件。可惜睡衣是连体的,要只能一起,长腿小美缓缓解开睡衣的拉链,出里边白色的罩。

  “维多利亚的秘密!”邢伟眼前一亮。

  白色的罩,白色的三角上还挂着白色的长丝袜,不仅衬托出长腿小美修长的身材,更突出了她美丽而又小巧的脚丫。

  “咕嘟。”安静的空气被咽口水的声音打破。三个女孩心中暗恨,没想到她还是有备而来,一下子吸引住了副院长的眼球。

  第三场下来,却是孙静怡点炮了。

  “大冒险!”孙静怡里边也很有货,不仅不怕衣服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刚才邢副院长看向长腿小美的眼神让她深深的嫉妒上了,既然他喜欢这个调调,自己肯定也不会让他失望。孙静怡打定主意,无论让自己做什么她都会选择衣服。

  “邢副院长在这儿看的无聊,听说你们班上的女孩都很会,不如你给他吹上一炮怎么样?”胡牌的长腿小美故意把话说的很难听,意在暗示她很。她看孙静怡跃跃试的样子就猜到她肯定是有所准备,反正说什么她都不会做还不如恶心她一下。

  孙静怡一愣却有些踌躇起来,衣服固是她所愿,吹一炮似乎更能拉近自己和副院长的距离。

  “唉!既然大姐不会取悦男人,妹妹就给您演示一下。”其实四个女孩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级,根本看不出谁大谁小,孙静怡这么说纯粹是挤兑长腿小美。不过她的选择还是让大家一愣,难道她真打算当着大家的面给邢副院长吹喇叭?

  孙静怡把椅子往后一推便爬在了地上,像只发情的小母狗一样扭着股向邢伟爬去。其他三个女孩哪里见过这个阵仗,顿时惊得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不要脸,果然是个烂婊子!还敢说自己是处女!肯定是骗人的!”长腿小美恨恨的想。

  其他两个女孩想的也差不多,不过考虑到孙静怡的班级特长,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只能说这个班的女孩都是婊子。

  “嗯…真香!”孙静怡媚眼如丝的瞟了邢伟一眼,秀脸贴在邢伟的裆出轻轻的闻了闻,闭上眼睛做出细细品味的样子。

  “装模作样!”“臭婊子!”其他女孩见状都在心里大骂。

  孙静怡没有耽误时间,一双灵巧纤细的小手便解开了邢伟的皮带和拉链,子被褪到膝盖下,出里边黑色的纯棉内和内上清晰的茎轮廓。

  红头的位置深吻了两三秒,孙静怡嘿嘿一笑,咬住内上沿用力的扯了下来。怒气腾腾的巴立刻弹出,早有准备的孙静怡瞪大眼睛五指并拢捂住小嘴,发出一声惊呼。如此媚态别说邢伟,连其他三个女孩都不得不服。

  “好大啊…邢老师果然是真男人!”孙静怡眨巴了眨巴眼睛,赞了一句。

  邢伟早已耸立起来,身青筋暴,深紫头足足有鸡蛋般大小,看的几个女孩直咽口水。孙静怡却没有理会茎,而是把脸埋在黑里,用小巧的鼻尖来回摩擦。

  “邢老师的味道,真是怎么闻也闻不够呢!”孙静怡赞叹道,说完便一口下邢伟的头,用力起来。

  “这位妹妹真的是处女?”丰姗姗不信的问,她也是处女,这样的技巧她自问是做不出来的。

  “姗姗姐想要验货?”孙静怡百忙中还吐出巴反问一句。

  丰姗姗没有说话,不过她脸上的表情说明她根本不信。哪有口活这么好的处女!当她没见过处女吗?!

  孙静怡也不解释,反而存了卖之心十八般武艺纷纷登场,无论是身还是含袋,无论是嘬头还是门都驾驭地得心应手炉火纯青,加上邢伟有意给她撑面子,仅仅五分钟不到便把邢伟的了出来。

  “嗯…真香。”孙静怡用手指吧嘴角出的擦掉,然后放进嘴里,做出一脸陶醉的表情。

  如此,其他三个女孩说不动情肯定是假的。长腿小美紧紧的夹住自己的大长腿,邢伟严重怀疑她的内了,因为他已经闻到了女人下体的咸味!

  “接着打吧!”邢伟心里暗笑,又帮女孩们把酒上。

  酒过三巡,牌也打了两圈,四个女孩除了穿黑色连体袜的孙静怡都已经了个光光。女孩们脸通红大呼小叫,就连最保守的丰姗姗都懒得用手捂住自己傲人的上围了。

  “自摸!炸弹!哈哈,赢三家!”丰姗姗摸到炸弹欣喜若狂的叫道。除了孙静怡还有个底,其他两个女孩都必须听她的指示了!

  “静怡光!你们两个…哈哈哈哈!”丰姗姗笑的花枝颤,前的两团软晃看的邢伟眼睛都花了。

  “你们两个不是有男朋友嘛,我让你们现在给他们打电话!”丰姗姗的要求让大家都一愣,这是什么奇怪的冒险!?

  邢伟一乐,他大概猜到了丰姗姗的意思,就是故意想让这两个女孩难堪。这个时候打电话说什么都是尴尬,可是偏偏这个要求还不能拒绝。

  长腿小美表情一僵,求助的看向了美盼盼。

  “怎么?玩不起了?”丰姗姗将道。

  美盼盼喝的最多,此时哪里经得住将,立刻掏出手机,却没有拨电话,而是直接开了视频!

  “盼盼,我在自习呢!你…你怎么没穿衣服!”视频接通的时候对方明显在低声音,可是看清楚盼盼的样子之后却忍不住惊叫起来!盼盼脸通红的样子一看就喝高了,身上还一丝不挂这怎么不让男朋友惊讶!

  “刘大雷!你就说你爱不爱我!”盼盼大声的说。

  “爱爱爱!你在什么地方!?先把衣服穿上我来接你好不好!”刘大雷顾不上周围人惊讶的目光,快步的走出自习室。

  “喜不喜欢我的身体啊!?”盼盼脯又问。

  “喜欢,喜欢。你先把衣服穿上!”刘大雷已经走出了自习楼,快步的往外奔。

  “那你喜不喜欢我的!”盼盼故意把手机对准了自己的黑色森林,还用一只手把掰开。

  “…”刘大雷已经顾不得回答了,他心急如焚的四处打量路上有没有计程车。

  “那你想不想看别的男人我的?!”盼盼趴在麻将桌上,撅起股,伸出手指向邢伟勾了勾。

  刘大雷如遭雷击,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让他心惊的是,视频里马上便出现了一个男人。镜头没有照到男人的脸,只有强壮的肌和棱角分明的八块腹肌。刘大雷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走到他女朋友盼盼的身后,掏出壮的巴捅进了他女朋友的

  “不要!”刘大雷惨叫一声,引得路人频频侧目,身边的人马上走的远远的生怕神经病把自己连累了。

  手机屏幕里的盼盼眼睛瞪得溜圆,显然正在经历一些痛苦。邢伟的尺寸比刘大雷可雄伟了不少,起码达到欧美AV男的标准了。不仅的更深,而且撑的更开!

  美盼盼适应了大尺寸的巴之后便在酒的刺下发起了,咿咿呀呀叫个不停,前的美也被来自身后的推力撞的晃来晃去。刘大雷不顾形象红着眼睛大声的叫喊,想要让盼盼醒悟过来,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是徒劳。盼盼的脸从红变成了通红,眼神也逐渐离起来。熟悉她的刘大雷怎能不知道这是她要高的征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女朋友,平时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居然被其他男人轻而易举的就干到了高!而自己居然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发生!

  “我要杀了你!是男人就报上名来!藏头尾的算什么好汉!”刘大雷已经决议和盼盼分手,可是这顶绿帽子的辱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他要报复!他要狠狠的报复!

  “小子,不让你知道是为你好。如果你真想知道以后自己问盼盼吧!要报复我尽管来,皱一下眉头就算我输!”邢伟当然不会把一个普通人的威胁放在心上,他只是嫌麻烦罢了。当然如果刘大雷真的找上门来他不介意把他揍一顿然后在他面前好好的把盼盼再一次。

  “我要杀了你!”邢伟语气里的轻蔑成了到骆驼的最后一稻草。愤怒的刘大雷将手机摔在了马路上,碎片撒的到处都是,碎片很快就汽车碾成了粉末。

  另一边,邢伟也到了的边缘。在盼盼男友的注视下盼盼确实刺非常,而盼盼男朋友气急败坏的样子更是让他非常满意和足。嘟嘟的起来很有弹,在其他三个女孩嫉妒又惊叹的神色中,邢伟把巴拔出,点点白斑洒在了盼盼的股上和上。

  “下一个是谁?”邢伟贪婪的看向了长腿小美。

  “不要…”长腿小美一脸的不情愿。她和男朋友感情还不错,男朋友家境好也愿意给她花钱,这次小美是背着他偷偷来的,在没有确定攀上高枝的情况下小美还不想这么快放弃手头的资源。

  “所以你想反悔了?我就知道你玩不起,刚才就看出来了!”褪下丝袜全身赤的孙静怡鄙视的说。

  其他女孩也在旁边起哄,尤其是刚被了的盼盼。她优雅的用手把股上的擦掉,加到红酒里一饮而尽,砰的一声把杯子拍到桌上,然后恶狠狠的对长腿小美吼道“老娘刚才就在男朋友面前被邢老师了,怎么到你这儿就磨磨唧唧的!是你男朋友没手机还是你的镶钻了?还是说别人都是妇,就你纯洁?!少他妈的给老娘在这儿装!你自己把送上门来,以为别人不知道你那小心思?!老娘今天把话放在这儿,这电话你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说完就去抢长腿小美的手机。

  如果说刚才大家还对彼此的目的心照不宣,现在算是赤的放在大家面前了。不仅长腿小美,孙静怡和大姗姗脸色也有些尴尬。不过这份尴尬也没持续多久,因为美盼盼已经抢到了手机,而且拨打了上面重点标注的男朋友电话!

  “喂!是那个谁吧!”美盼盼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挡着长腿小美,电话上明明备注了对方的名字,她这会儿醉的厉害也没注意看。电话刚接通便大声嚷嚷起来。

  “把手机给我!”长腿小美急的直掉眼泪,这算是什么事儿啊!

  “你家小美现在在我这儿。嗯,你放心她现在还没有失身,不过很快就要啦!哈哈哈!要不要给你发张照片!我们这儿可是有四个光股的美女啊!”美盼盼也没经过大家同意便迅速照了一张合影给男方发了过去,很快电话里就传来急促的声音,显然男方被照片里的内容惊呆了。

  “这男人是谁!?”男方足足愣了快十秒钟,才想起来问这个关键问题。

  “是我们老师啊!我跟你说老师刚刚过我,可舒服啦!现在他要你女朋友啦,你高不高兴啊!?”美盼盼的醉态十分可爱,说的话也让邢伟忍俊不

  “高兴你妈个!”电话里传来一声咆哮,男方显然已经气急。

  “诶呦呦,你个大男人居然吼我个小女子,真是没风度唉!不如你们男人自己解决吧!”美盼盼把手机一抛,邢伟手忙脚的接了下来。

  “喂!我不管你是谁!我警告你赶紧把小美衣服给她穿上好好的给我送过来!我家的背景是你想象不到的!在X市只要我愿意,我可以…”男人的狠话还没说完便被邢伟毫不客气的打断。

  “行了行了,说那些没用的干啥,好好听着我怎么你女朋友吧。”邢伟的巴经过休息再次斗志昂扬起来,长腿小美想要抵抗却被其他三个女孩按在了麻将桌上。

  “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放过我吧…”小美着眼泪哀求道,她已经不奢求男朋友会原谅她了,这样的侮辱怕是没有男人能够忍受。她哀求是因为她内心里仍然是个比较保守的女孩子,就算现在喝醉了酒,让她在其他不熟悉的人面前公然和男人媾还是一件超出了她接受范围的事情。

  不过一切的反抗都在入她身体的一刻彻底的消失。女人被入之后无论是否情愿都多少会有一些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如果本身反抗意愿又不强烈基本上就半推半就了。像是小美这种本来是主动送上门的,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看着她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纠结,所以当入已成既定事实的时候她很快便放弃了无谓的抵抗。

  大的蟒蛇像是活了一样在她的身体内肆,小美股逐渐扭动起来,明显也进入了状态,其他人索便放开了她。美盼盼把手机放在小美的部,让里边的男人能够清晰的听到体碰撞的声音。

  “嘟…”电话里传来机械的长音,对方显然不堪受辱挂掉了电话。丢掉最后一丝顾虑的小美终于可以放声的叫。

  “哦…啊…啊…哇啊…哇啊…喔喔喔…喔喔喔…”小美像是一只打鸣的母,仰着脑袋嗷嗷的叫。大姗姗在旁边撇了撇嘴,鄙视的骂了一句什么。小美被的太没有听清,盼盼却听到她在骂小美刚才装的纯洁这不要那不行的,还没被多久就原形毕了。

  后入的姿势了一会,邢伟把桌上的麻将牌拨到一边,小美被正面推到在桌上,两条大长腿炮架搭在肩膀上。这样正面硬刚进的最深也最狠,抬起的股不仅方便入也能让头刺道里的G点,同时还能让邢伟在的时候玩她的大长腿,把女孩身材的优势最大化,可谓一举三得。

  “啊!啊!慢一点慢一点!刚开始慢一点!这个动作太深了!”小美拼命的推邢伟壮硕的肌想要让他慢下来,刚刚换了姿势她需要适应一下。邢伟想的恰恰相反,女人道里的水足以证明她的身体已经做好了被的准备,所以这个时候更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茎像是一把尖刀反复刺入女人柔软的身体,小美的求饶很快变成了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的叫,看的其他三个女孩面面相觑,真的有这么吗?有必要叫成这个样子吗?

  “烂啦!烂我吧!用力我!我!”小美放肆的求更刺了邢伟的兽道里鲜红的膣头带的进进出出,水顺着会眼,又眼滴在了桌子上。

  “哇哇哇好恶心哎…桌子都要让你们毁掉了,还怎么打牌啊!”孙静怡抗议道。

  邢伟感受到小美道里的收缩,知道女孩到了高的边缘,立刻把刚才留的两分力气也加上,的速度了力量都更强了一些。小美没有料到邢伟居然还能提速,就见她两眼一翻脚趾用力翘起,整个身体都缩成一团然后猛地爆发出来!不仅股眼一眨一眨的,两条美腿也拼命的向外踢!身体不受控制的搐了快要一分钟,这才无力的瘫软下来,一副被坏了的样子。

  还没的邢伟把孙静怡也拉了过来,不由分说就往桌子上按。

  “我还有一次机会…”孙静怡抗议道。

  “别装了,你们几个的来意我都清楚,这份孝心我心里有数。回头我打个招呼,把你们都招进医院里。现在衣服都已经光就别矫情了!”

  “可是…人家还是处女…而且也没有男朋友啊…”四女心里都狂喜。还没毕业就得到邢副院长的保证,果然来巴结他才算是找对路了。已经有两个女孩被,孙静怡也没有开始的羞涩和不安,她就是可惜自己也没谈个朋友,这会儿也能视频下给邢副院长表个忠心。

  “你先躺好,手机拿来。”邢伟说。

  四个女孩和邢伟一起来到卧室,孙静怡四仰八叉的躺在上,凌乱的看上去分外人。邢伟把沾着白浆的头顶在她的处女道口,手在通讯录里翻了翻,突然鬼魅的一笑,点击了视频的选项。

  “静怡?…你是谁?!为什么拿着静怡的手机?”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女人的声音。其他三女都有些纳闷为什么要打给一个女人,倒是孙静怡脸色大变,她听出电话里的声音,俨然是她的妈妈!

  “阿姨看好喽!我要给你闺女破处啦!”镜头在孙静怡恐慌的脸上只停留了一秒钟便转到了两人的合处,就看见狰狞凶恶的头猛地刺进女孩的身体,带起一片血花!

  “不要!”“不!”上和电话里同时响起了女人的大叫,情绪却大有不同。电话里的女人声音里带着焦急和不安,上的女孩则是恐惧痛苦还有…一点点的兴奋。

  “啊…好紧,处女就是不一样…”孙静怡的处子小不仅紧窄而且不够润,加上邢伟也没有太用力,这一刺却没有尽没入,留了足足有一半的在外面。即便如此邢伟也觉得十分过瘾,当然体的过瘾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当着女孩母亲的面给她开苞,心理上的足感更加强了体的刺

  “啊——”孙静怡惨叫一声,美丽的眉毛紧皱,两条大腿拼命内夹,仿佛这样就可以阻止茎的侵入一样。孙静怡的妈妈在电话的那头拼命的哭喊,却只能通过手机屏幕看到男人的茎一寸寸的捅进她辛苦养育了快二十年的宝贝女儿的身体。每一滴处女的鲜血都让孙静怡的妈妈感同身受,作为一个女人,光看邢伟惊人的尺寸就知道女儿这个时候多么的痛苦!孙静怡的妈妈心疼的恨不得从屏幕里飞过来顶替女儿受这份罪。

  “你到底是谁?!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好不好…她都要疼死了!你如果真的喜欢她就应该珍惜她,而不是这么不顾及她的身体!”孙静怡的妈妈苦苦的哀求道。

  “我喜欢她?”邢伟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阿姨恐怕是想错了什么。我可不是你的女婿,你女儿只不过是我的玩物罢了,跟旁边的这三个女孩也没什么不同。至于怎么玩玩具那是我的问题,就不劳阿姨心了。”邢伟把手机镜头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孙静怡的妈妈这才看到原来屋子里还有其他三个赤的漂亮女孩。虽然听到男人的话女孩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却并没有站出来反驳。而孙静怡虽然表情痛苦身体,却明显神志清楚,还知道害羞所以用手把脸捂住,明显不是被人下药或者强

  这个发现让孙静怡的妈妈更加绝望,屋子里的女人显然都对这个男人言听计从,哪怕事后想要告他强恐怕都不行。

  孙静怡的妈妈心急如焚,却并没有停下来等她的意思,仍然缓慢却坚定的向孙静怡的道深处进发。孙静怡头一次体验男人就遇到邢伟这样的变态型号,也不知道该说她幸运还是不幸。她之前倒是也听闺蜜说过破处就像是身体被一把刀切开成两半,现在切身体会后觉得这说法真的是太客气了,这那里是刀,分明是拳头好吗!偏偏这个拳头还迟迟不见到底,孙静怡终于忍不住求饶“老师…老师先停一下好不好…我好痛啊…”“跟你老妈打个招呼。”邢伟停下了动作,把手机递给了孙静怡。

  孙静怡接过电话,脸都红到了耳朵。她想把电话挂断又怕惹邢伟不高兴,清白身都已经献了最后因为这么个小事功归一篑实在是不值得。可是内心里又万分的不愿在这个时候面对养育自己多年的母亲,看到邢伟严厉的目光,孙静怡像是放慢镜头一样将手机轻轻翻过,终于和母亲面对面了!

  “妈…”孙静怡像是蚊子叫一样哼了一声。

  “静怡,你怎么回事!?是不是这个男人胁迫你!?你不用怕!妈妈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也要给你讨回公道!你现在赶紧把衣服穿上!要是他们拦着你就大声的呼救!我就不信没有人能听到!”孙静怡的妈妈如何看不出女儿多半是自愿的,但这个时候点明只能让母女之间更加尴尬。这个男人居然和四个女孩同时发生关系可见根本就不是什么良配,现在当务之急是把女儿解救出来,而不是跟她置气。孙静怡的妈妈分析的倒也不算没有道理,不过现在箭在弦上里,显然没有停下的可能。她的话除了让女儿更加尴尬之外没有任何的用处。

  “妈…老师没有胁迫我…我是自愿的。”孙静怡实在没法面对老妈的目光,只好自欺欺人闭上眼睛小声说。

  “你!”孙静怡的老妈先是一愣,然后然大怒“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我怎么就会生了个你!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我…”“阿姨息怒。”孙静怡想要解释却被邢伟打断“其实阿姨没有必要说的这么难听,男女爱本就是人类的本能,最正常不过,哪个女人没有被男人过呢?阿姨如果没有被过,又怎么会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给我呢?既然阿姨自己都被过,女儿被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你这个恶毒的男人不必混淆视听!我和静怡的爸爸是两情相悦,生静怡也是结婚后的事情。你现在一个人就找四个女孩来陪,又如何能够相提并论。”孙静怡的妈妈倒是脑子很清楚。

  “结婚前结婚后又有什么区别呢。结婚无非就是一张纸罢了,人还能让一张纸给限制住,真是好笑。至于两情相悦,我和静怡也是一样啊!不信你问问她,看你的好女儿喜不喜欢我!”邢伟把镜头又对准了孙静怡,这个时候女孩再害羞也不可能拆他的台,自然点头称是。

  “可是你屋子里还有其他女人!而且你刚才明明说她是…”孙静怡的妈妈怒骂道。

  “一个女人,四个女人,又有多大的区别,谁又规定男人必须只能喜欢一个女人,阿姨这话就落了俗套了。至于说她是玩具,也没说错啊,难道男人还不能有个喜欢的玩具吗?”邢伟恬不知的说。

  “你!我要到学校举报你!”孙静怡的妈妈被邢伟的无噎住,只好用举报相威胁。

  “好了阿姨,如果你就只有这点本事的话,我就不和你闲聊了。你闺女的小紧的,我要好好享受了。就这样,拜拜啦!”邢伟挂断电话,抱住股用力往里一刺!

  “啊啊啊!”孙静怡一声惨叫,疼的昏了过去。

  ***  ***  ***

  终于到了最后的日子。

  邢伟带着王淑芬和所有的专属女奴,来到了位面传送的窗口。经过慎重的考虑,邢伟决定不去三国演义的世界历练,而是直接选择开辟新的位面。之所以如此,还是源于和迟翰的一次谈话。

  “我们中国的候选者,经过三国演义的世界历练后在东方或者说中国古代背景的位面可以混的如鱼得水,但是到了西方背景的位面往往无法打开局面。究其原因是因为东西方文化差异太大,一统世界的方式也不一样。如果是其他的候选者,能够做到在新的位面建立一定势力就已经十分不易,要求他们去西方的新世界闯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不过你就不一样,你身怀多项技能,远比其他候选者厉害的多。如果说联盟里谁最有希望打开西方世界的大门,那这个人一定是你。如果你选择了东方文明,那即使打通也不过就是另一个东方世界,和三国演义没有太大不同,所以即使是为了联盟,我也希望你能选择一个西方的世界。”迟翰诚恳的说。

  对邢伟来讲选择西方世界还有一个好处。迟翰的三国演义位面已经发展的非常成,对想要历练的候选者,尤其是不够自信的候选者很有保障。而自己如果也选择一个东方位面,将来不可避免的面临和迟翰竞争的局面,这不是邢伟想要看到的。

  迟翰作为盟主,自然掌握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讯息。每个主动去开辟新位面的候选者在缴纳五个币后都可以对新位面申请一定的选择倾向,但空间并不会照顾每个候选者的申请,所以传去哪里完全都有空间分配。经过大量的数据总结后迟翰发现,没有经历过任何历练的候选者在提申请的时候通过的概率比经历过历练的候选者大很多。历练的越久,空间照顾的概率越小。迟翰也不知道空间这么做的原因,只能猜测可能是为了平衡。毕竟历练过的候选者起步上就会有很大的优势,进入一个未知的位面立足的成功率更大。为了帮助那些没有历练过的候选者在新位面里站稳脚跟,空间便更倾向于足他们的申请要求。

  当然,这个情况也不是绝对的,最后还是要看运气。绝大部分的候选者都会攒钱历练一番再去新位面闯。只有那些赌斗输光身家又到了最后期限的候选者才会完全不历练就直接选择传送,像邢伟这样明明身怀绝技却直接选择传送的异类少之又少。

  邢伟深了口气,选择了西方背景的古世界。

  “请输入专属奴信息。”

  邢伟不客气的把所有的专属奴都带上。

  “请属于奴信息。”

  王淑芬是唯一一个可以和他一起闯奴,邢伟当然也会带上。

  “请输入分身信息。”

  看到这个选项的时候邢伟忍不住沉默了。自从邢大离去之后邢伟便几乎失去了和他的联系,即使是在梦魇空间里也是一样。今天这么重要日子,邢伟托人转告邢大前来,却到现在还没有个人影,邢伟知道邢大这是决心和自己彻底划清界限了。

  “请输入分身信息。”

  邢伟不知道如果自己输入了邢大的名字会发生什么,或许邢大也会被迫一起传送到新的位面,毕竟他只是一个副人格。可是之后呢?恼羞成怒的邢大会不会配合完全无法预料,万一他故意给自己捣乱怎么办?

  “请输入分身信息。”

  既然放他走了,便给他彻底的自由吧。

  邢伟什么都没有输入便点击了确定。

  “候选者实体数据化,奴实体数据化…”

  邢伟看到自己的身体逐渐被一道白光所笼罩,旁边的王淑芬,桑原铃她们也差不多,只不过包裹她们的光颜色各不相同。

  “数据化完毕,开始传送。”

  邢伟作为主体,却最后一个完成传送。他看到女奴们变成五颜六的光束飞向天空,然后他自己变成了最最亮的那束光,直冲云霄!

  ***  ***  ***

  这是一个晴朗而又炎热的日子,天空中没有一丝的云彩。农民在地里辛苦的劳作,而贵族们则躲在凉爽的石头房子里喝着酒玩着女人。没有人注意到,天空中太阳的位置出现了八朵各光线,在刺眼阳光的掩饰下,飞向了大陆不同的方向。

  邢伟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辆木头做的囚车里。他穿着破旧的布褂子,身上又脏又臭。同车的还有另外的两个男人,看上去和自己也差不多。邢伟环顾四望,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女奴的身影。

  “难道是…传送的时候分开了?”邢伟猜测道。

  一个身穿黑衣却同样肮脏的男人来到囚车面前,隔着木栅栏看了看车里的三个人,跟旁边穿盔甲的人点了点头。穿盔甲的人便过来把囚车的门打开,将邢伟三人的手拴上再交给了这个男人。

  “这次就三个?”穿黑衣的人问道。邢伟暗暗松了口气,这个世界的人说的语言应该是英语,对提前准备了的他们来讲听懂毫无压力。

  “三个就不错了,别说废话了赶紧带走吧!”穿盔甲的人对黑衣人毫无敬畏,让邢伟有些惊讶,刚才他还以为黑衣人应该是个领导之类的,没想到看走眼了。

  黑衣人也不以为意,带着三人便走,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邢伟看到前方零零散散的聚着十几个人,人群中还有一匹马。

  走近之后邢伟发现,这群人里的大多数都和自己一样衣衫褴褛,不少人面相都穷凶极恶,也有一些瘦弱的人,还有几个小男孩,他们看向邢伟的眼神各不相同,大多数都不太友善。

  “人到齐了,咱们走!”黑衣人翻身上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邢伟这才注意到身边的人也不尽相同,有两个拿着刀的,应该是队伍的护卫,或者说,看守。

  “哥们,咱们这是去哪儿?”邢伟发现不管是看守还是骑马的黑衣人都各走各的,没有关心队伍的纪律,便大着胆子问旁边的人。

  被他问到的是个瘦弱的小男孩,他似乎很意外邢伟会问这个问题,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邢伟,直到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后才低声回答。

  “当然是去长城当守夜人啊!否则怎么会赦免我们的死罪?!”

  “长城?!守夜人?!”邢伟心脏猛地加速,他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这是冰与火之歌的世界!

  【全书完】
上一章   无限尾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豪门女奴SM日记弗莱彻太太初恋再现之注初恋再现之决水镜百花美人瑞龙和春香邻家女孩(心山崖下的兽人五夫一妻的幸克丝的隐秘生
混混ag在线试玩|开户网发布的作品无限尾行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hiapm60,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第五十六章:新世界大结局》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